从天山生物被二次核查 看市场化监管的AB面协同


“天山三丈雪,岂是远行时”——诗仙李白赋诗《独不见》之际绝对想不到,其对于天山的“风险提示”,隐喻了逾千年以后A股市场绩差股天山生物的炒作风险。

近日,深交所提示,9月8日天山生物触发异常波动标准,深交所依规再次对其要求停牌核查,而且由于8月19日至27日连续7个交易日涨停,涨跌幅偏离值达到严重异常波动标准,该公司曾于8月28日停牌至9月1日(共3个交易日)。此外,豫金刚石、长方集团也因触发严重异常波动标准,被深交所停牌核查。

笔者认为,在本轮以注册制及配套改革为龙头的资本市场深改中,市场化发展主线清晰。此次监管部门对于炒差以及市场异动的快速、有力反应,体现了市场化改革所包含“该放放、该管管”的“一体两面”。

首先,注册制所强调的市场化监管的最佳状态应该是在合规行为运行中无感、隐性存在,但一旦违规行为触发,能够以最高的效率介入。

8月24日,刘鹤副总理在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首批企业上市仪式上书面致辞,再次强调资本市场要坚持“建制度、不干预、零容忍”九字方针。笔者认为,监管部门近期对于天山生物等公司的停牌核查正是对“九字方针”的落实。

一方面,近年来,资本市场通过优化停复牌规则引导市场主体行为,尽量减少监管的直接干预,市场中临时停牌、长期停牌等情况均明显减少;另一方面,对于天山生物的违规异动,监管短时间内连续出手且对类似现象一并